订阅博客
收藏博客
微博分享
QQ空间分享

举起手来,那些年叫不上姓名的国产冰激凌,跟哈根达斯杠上了,支原体感染

冰激凌仍是那个冰激凌?天下网商记者李丹超5月的上海,最高气温迫临30℃。这个时节,若想体会温差50℃的酸爽,恐怕得从上海飞往已入冬半年的近南极区域。而关于赵文斌来说,这样的酸爽已是日子中简直感知不到的细节:坐标上海,铁门两边气温分别是30℃和零下20℃。曩昔的二十五年...